• <var id="mkrot"><menuitem id="mkrot"><dl id="mkrot"></dl></menuitem></var>
  • <acronym id="mkrot"></acronym>

    1. <big id="mkrot"><strong id="mkrot"></strong></big>
    2. <big id="mkrot"><delect id="mkrot"></delect></big>
      <option id="mkrot"><xmp id="mkrot"></xmp></option>
      <output id="mkrot"></output>
      <mark id="mkrot"><ruby id="mkrot"><rp id="mkrot"></rp></ruby></mark>
      <big id="mkrot"><strong id="mkrot"><dl id="mkrot"></dl></strong></big>
    3. <mark id="mkrot"><ruby id="mkrot"></ruby></mark>
            1. <meter id="mkrot"><strong id="mkrot"></strong></meter>
              1. <var id="mkrot"><strong id="mkrot"><source id="mkrot"></source></strong></var>
                  1. <big id="mkrot"></big>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零售業頻道 >> 正文
                    鄰家一夜猝死 留給我們了什么?

                     攝影:王家樂

                    攝影:王家樂

                      號稱最像“7-ELEVEn”的本土便利店一夜之間倒下了。善林金融的主要管理者被捕,給了苦撐兩年的鄰家致命一擊

                      鄰家便利店幾乎是在一夜之間毫無征兆地倒掉的,由此帶來了員工維權、急尋接盤者等一系列問題。

                      8月9日,曾受聘于第三方機構、在鄰家任職的員工唐耀(化名)告訴《中國企業家》雜志,“證明材料已遞交西城區法院,剛收到消息訴訟成功,接下來等消息就好。”

                      與直接受鄰家聘用的正式員工不同,包括唐耀在內的70余名外聘員工任職未滿三個月,還未與鄰家便利店簽署正式的合同,在眾多“討薪者”之中,唐耀算是較為激進的一個,而訴訟成功的消息,也算是給了他這些天的“維權”生活一個交代。

                      “其實我們一直是相信鄰家的,對于廣大的員工來說,鄰家的倒下真的太過突然,我們前一天還在正常運營。”唐耀告訴《中國企業家》記者,自己目前正在積極面試,目標依然是零售業態。

                      8月3日,記者走訪鄰里家(北京)商貿有限公司,彼時,現場出現更多的是全時、蘇寧小店等不同企業的招聘人員。當日晚間,中國連鎖經營協會也發文對該事件表示關注,文中證實了,因鄰家唯一的出資方善林金融受上海警方調查,同時鄰家受供應商訴訟,賬號資金已被凍結。同時,協會號召北京地區的同業品牌,主動吸納因鄰家解散而賦閑的門店員工。

                      目前,鄰家正在進行相關的清算工作,部分門店也已經開始拆除、騰退。8月8日晚間,界面新聞曝出,鄰家便利店已對潛在的接盤方開出了10億元的價格,有股東表示,希望最快找到接盤人,但對這一價格,有業內人士認為價格過高。

                    8月3日,記者走訪鄰里家 (北京)商貿有限公司發現,員工已陸續辦理離職手續。攝影:謝蕓子

                    8月3日,記者走訪鄰里家 (北京)商貿有限公司發現,員工已陸續辦理離職手續。攝影:謝蕓子

                      最像7-ELEVEn的本土品牌

                      鄰家或許是因為P2P爆雷第一家猝死的大型便利店連鎖企業。

                      2015年7月,原北京7-ELEVEn高管王紫帶著近30位管理層集體離職,另起爐灶,創立了鄰家便利店品牌,并在一年內迅速將門店開到60家。

                      走進鄰家不難發現,貼心的服務不亞于傳統的日系便利店,可以說,此時的鄰家是業內討論最多的一匹黑馬。更有媒體曾報道,鄰家的風頭足以令在京的便利店翹楚——7-ELEVEn心悸。

                      不過好景不長,2016年10月,王紫帶領部分員工再度離開了鄰家,并加入由斑馬投資創立的便利蜂。也就是在此時,剛成立不久的上海鄰家也面臨大撤退,5家門店全面關閉,此時鄰家方稱“要主攻北京市場”,但實際上,北京的便利店市場十余年仍不成氣候。

                      天眼查顯示,鄰家便利店的唯一出資方名為高通盛融財富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而這家公司的參投方有善林金融的法人代表周伯云。而在早前,自媒體“互金見聞”就曾爆出,善林金融與鄰家一直都是“兄弟公司”。

                      P2P公司雖資金流量較大,但資金的短期回報率較高,且對于上游投資方來說,長期虧損的便利店生意本就不是一筆好買賣。鄰家CEO王磊接受媒體采訪時就曾透露,投資人曾要求過鄰家一年開2萬家便利店。外界猜測,這或是王紫當年獨立門戶的原因之一。

                      2018年4月24日,上海市公安局官方微博發布消息,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善林金融法定代表人周伯云等8人被批捕。可以說,善林金融的違規,給了苦撐兩年的鄰家致命一擊。

                      大多數業內人士認為,鄰家轟然倒塌是因為受善林金融的牽連。“對于區域便利店來說,盈利的平衡點一般在200~300間左右,”某行業從業者告訴《中國企業家》,“這個關口往往是最脆弱的時候,企業后盾出現問題,功虧一簣并不奇怪。”

                      但也有部分人士認為,鄰家便利店本身的業務模式也存在問題。

                      零售專家鮑躍忠認為,首先,鄰家的規模化發展并不健康,且門店大多為自營,這在便利店行業中實數少見。“鄰家已成立三年多的時間,每月虧損在500萬以上,一年虧損就是6000萬,這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

                      據悉,截至2018年8月,鄰家共在北京有168家門店,并已于年初開放了加盟業務,但從最后的結果來看,已為時過晚。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訴《中國企業家》,“最近看了很多表示惋惜的報道,但實際上鄰家不是第一家倒下的品牌,也不會是最后一個。”

                    3頁 [1] [2] [3] 下一頁 

                    三年開出168家店的鄰家便利店倒閉后 留下三點警示

                    鄰家便利店開價超過10億尋找接盤方

                    鄰家命運多舛:高速擴張引發危機 股東出事成最后稻草

                    蘇寧“爭搶”鄰家提速便利店布局 電商巨頭不斷涌入

                    北京鄰家便利168家門店全部關閉 或與善林金融案有關

                    搜索更多: 鄰家






                    广东11选5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