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mkrot"><menuitem id="mkrot"><dl id="mkrot"></dl></menuitem></var>
  • <acronym id="mkrot"></acronym>

    1. <big id="mkrot"><strong id="mkrot"></strong></big>
    2. <big id="mkrot"><delect id="mkrot"></delect></big>
      <option id="mkrot"><xmp id="mkrot"></xmp></option>
      <output id="mkrot"></output>
      <mark id="mkrot"><ruby id="mkrot"><rp id="mkrot"></rp></ruby></mark>
      <big id="mkrot"><strong id="mkrot"><dl id="mkrot"></dl></strong></big>
    3. <mark id="mkrot"><ruby id="mkrot"></ruby></mark>
            1. <meter id="mkrot"><strong id="mkrot"></strong></meter>
              1. <var id="mkrot"><strong id="mkrot"><source id="mkrot"></source></strong></var>
                  1. <big id="mkrot"></big>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騰訊十面埋伏與阿里四面楚歌

                      北京時間8月23日,阿里巴巴集團發布了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2019財年第一季度財報(注:阿里巴巴財年與自然年不同步,從每年的4月1日開始,至第二年的3月31日結束)。

                      2019財年第一財季,阿里巴巴集團營收為人民幣809.20億元(約合122.29億美元),同比增長61%,但凈利潤只有人民幣76.50億元(約合11.56億美元),較上年同期的人民幣140.31億元大幅下滑45%。

                      阿里巴巴集團凈利潤大幅下滑,主要受其旗下螞蟻金服業務高達112億人民幣的股權獎勵開支影響所致,按照美國通用會計準則,用于員工股權激勵的開支需要計入費用。

                      我們剔除螞蟻金服股權激勵的因素影響,不按美國通用會計準則計算,阿里巴巴集團凈利潤也僅為人民幣201.01億元,與上年同期的人民幣200.19億元基本持平。收入同比增長61%,而凈利潤幾乎沒有增長,這并不合乎常理,在阿里巴巴反常的財務數據背后到底隱藏著怎樣的玄機?

                      1

                      根據阿里巴巴集團2019財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阿里巴巴集團的營收構成主要劃分為電子商務、云計算、數字傳媒娛樂與創新業務四大部分,營收合計為809.2億人民幣,同比增長61%。

                      其中,對阿里巴巴集團營收增長貢獻最大的業務來自主業電子商務部分,營收為人民幣691.88億元,占集團整體營收的67%,其營收較去年同比增長61%。仔細分析電子商務業務61%的收入增長,發現在靚麗的增長數字中包含著較大的水分。

                      阿里巴巴集團的主業電子商務業務又分為國內零售、國內批發、國際零售、國際批發、菜鳥物流與餓了么六大部分。

                      其中,國內零售539.68億人民幣的營收是最主要的構成部分,這部分收入包括客戶管理、傭金與其他收入。其中,客戶管理收入與傭金收入體現的是阿里巴巴集團最核心業務天貓與淘寶的平臺收入,收入分別增長只有26%、55%;其他收入是指天貓進口、盒馬鮮生及銀泰百貨等新零售業務的自營收入,同比增長高達344%。

                      天貓進口、盒馬鮮生及銀泰百貨等新零售業務的自營收入無疑大幅拉高了往常以平臺收入為主的阿里巴巴集團的整體營收,這部分自營收入較天貓、淘寶的平臺營收含金量低很多。拋開新零售業務自營收入的大幅增長,天貓、淘寶平臺收入的真實增長只有45%。

                      即使45%的平臺收入增長,也遠高于天貓與淘寶同期的GMV增長。根據財報顯示,天貓2019財年第一季度實物成交GMV增幅為34%,淘寶成交GMV亦加速增長。阿里財報沒有公布淘寶GMV的具體增長數字,但可以確定其增長速度遠低于天貓。

                      據此推算,天貓與淘寶GMV之和的季度增長已經回落到30%以下。

                      另外,在電子商務部分,阿里巴巴集團還分別合并了菜鳥網絡、餓了么33.27億、26.12億,合計近60億人民幣的收入。除此之外,國內商業批發與國際商業批發業務已經淪為阿里巴巴集團邊緣業務,二者營收分別為人民幣22.50億元與18.37億元,基數較小,對阿里巴巴集團整體業績影響有限。來自國際商業零售業務的營收為人民幣43.16億元,較去年同期的人民幣26.38億元增長64%,這部分主要是合并速賣通與印尼電商Lazada業務營收所致。Lazada作為阿里巴巴集團全球化戰略的重要橋頭堡,其發展情況并不樂觀,除了虧損嚴重,市場份額在印尼本土也遠遜于競爭對手。

                      除了主業電子商務部分的收入增長,云計算營收同比增長93%至46.98億元,數字傳媒和娛樂業務同比增長46%至59.75億人民幣,創新戰略和其他業務的營收同比增長64%至10.59億元,雖然營收增長較為可觀,但三個業務分別4.88億、31.32億與12.02億,合計近50億人民幣的季度虧損更為驚人。

                      數字傳媒與娛樂板塊主要包括優酷、土豆、UC瀏覽器、UC新聞、阿里音樂、阿里體育、阿里游戲與大麥網等業務,創新戰略業務主要包括高德地圖、釘釘、AliOS與天貓精靈等業務。這些業務均入不敷出。

                      除了阿里云4.88億人民幣的季度虧損尚在可控范圍,能看到較為清晰的盈利預期,數字傳媒和娛樂、創新戰略和其他業務的巨額虧損完全不可控,短時間內很難轉虧為盈。

                      如果簡單以這些業務正處于戰略投入期為緣由,已經遠遠不能解釋它們的巨額虧損,這些業務都已經存在多年,但由于戰略搖擺不定、組織調整頻繁與戰略執行不力而遲遲沒有進入正軌。除了業務虧損之外,這些業務的綜合競爭力也遠輸于騰訊視頻、愛奇藝、騰訊音樂、騰訊文學、騰訊體育等主要競爭對手。

                      2

                      比財務業績更為慘淡的是,阿里巴巴集團中國零售市場年度MAU(月活躍用戶)為5.76億,與上年相比增加2400萬,同比增長只有4%。中國零售市場移動MAU(月活躍用戶)在2018年6月份達到6.34億,與2018年3月份相比增加1700萬,環比增長只有2.68%。

                      另外,截至2018年6月30日,阿里巴巴集團員工較上季度增長20,412名,主要因整合餓了么所致,這已經大大違背了阿里巴巴集團堅持多年的輕資產業務邏輯。收購餓了么之前,阿里巴巴曾用66,421名員工支撐起了4.8萬億人民幣的GMV,而餓了么不足1000億的GMV,卻增加了近20000名員工。

                      穿透數字表象,我們可以從阿里巴巴集團第一季度財報中得到以下幾個核心信息。

                      第一, 阿里巴巴集團最依賴的核心業務天貓與淘寶的GMV增長已經下滑至30%以下,未來還將進一步下滑。

                      第二, 阿里巴巴的電子商務營收大幅增長主要來源于并表銀泰百貨、高鑫零售與盒馬鮮生等自營業務,這些業務目前還處于并購整合期,只是數字的簡單疊加,含金量較低。

                      第三, 阿里巴巴集團除天貓、淘寶實現盈利之外,云計算、大文娛、菜鳥物流、口碑、餓了么、高德地圖、釘釘等業務都出現巨額虧損,短期盈利無望,正在大量吞噬著淘寶與天貓產生的現金流。

                      波士頓咨詢公司曾發明過一個著名的管理模型,叫波士頓矩陣,波士頓矩陣將一個公司的業務分成四種類型:問題業務、明星業務、現金牛業務和瘦狗業務。

                      阿里巴巴集團的各個業務正好可以用這四種業務去類比。其中,天貓、淘寶是現金牛業務,其增長速度開始大幅放緩,遭遇增長天花板;國內批發與國際批發業務是瘦狗業務,盈利微薄,但由于是阿里巴巴集團的起家業務而一直被保留;大文娛、餓了么、口碑、新零售與國外零售Lazada都是問題業務,業務戰略搖擺不定,組織不斷震蕩,執行力低下,虧損嚴重;阿里云與螞蟻金服屬于明星業務,但二者分別在云計算與互聯網支付領域遭遇到騰訊的狙擊,情況并不容樂觀。

                      這才是阿里巴巴集團財務數字表象背后較為真實、客觀的業務情況。

                      阿里巴巴集團首席執行官張勇在回答分析師提問時表示:“阿里巴巴再度迎來了一個卓越的季度,用戶快速增長,不斷壯大的生態系統中互動進一步加強。”阿里巴巴集團首席財務官武衛也表示:“我們又收獲了一個出色的季度。很高興在如此巨大的規模體量下,我們的業務依然能夠展現優勢、快速成長。”

                      在業務形勢如此嚴峻的情況下,張勇、武衛竟然用卓越、出色之類的詞匯來形容第一季度業績,他們要不是對阿里巴巴潛在的危險沒有任何覺察,要不就是自欺欺人。如果自欺欺人還好,如果作為首席執行官與首席財務官,張勇與武衛真的沒有意識到阿里巴巴集團目前正在遭遇的問題,這將是阿里巴巴集團的巨大災難。

                    2頁 [1] [2] 下一頁 

                    重押本地生活服務 阿里三公里大展拳腳意欲何如?

                    阿里盒馬鮮生刨的巨坑下 類盒馬們該何去何從?

                    青島金王與騰訊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打造“智慧零售”

                    面對迅速崛起的拼多多 阿里坐不住了

                    美團緊鑼密鼓推進IPO之際 遭遇阿里巴巴集中火力攻擊

                    搜索更多: 騰訊 阿里






                    广东11选5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