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mkrot"><menuitem id="mkrot"><dl id="mkrot"></dl></menuitem></var>
  • <acronym id="mkrot"></acronym>

    1. <big id="mkrot"><strong id="mkrot"></strong></big>
    2. <big id="mkrot"><delect id="mkrot"></delect></big>
      <option id="mkrot"><xmp id="mkrot"></xmp></option>
      <output id="mkrot"></output>
      <mark id="mkrot"><ruby id="mkrot"><rp id="mkrot"></rp></ruby></mark>
      <big id="mkrot"><strong id="mkrot"><dl id="mkrot"></dl></strong></big>
    3. <mark id="mkrot"><ruby id="mkrot"></ruby></mark>
            1. <meter id="mkrot"><strong id="mkrot"></strong></meter>
              1. <var id="mkrot"><strong id="mkrot"><source id="mkrot"></source></strong></var>
                  1. <big id="mkrot"></big>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深陷侵權訴訟股價腰斬 趣頭條還能“裸奔”多久?

                      不斷刷新受眾“三觀”的同時,還因未取得牌照面臨隨時被行政處罰而“關門”的風險。

                      9月14日,年僅兩歲的趣頭條在美國上市了,在刷新了中國互聯網企業最快上市記錄的同時,也刷新了受眾的“三觀”。

                      招股書顯示,趣頭條靠著“撒幣”收徒模式迅速開拓三四線市場,抓住人性“愛占便宜”的心態,在2018年上半年,將營收做到了7.2億元,比去年同期翻了7倍。

                      然而,作為內容資訊平臺的趣頭條并沒有抓住其本該做強的核心競爭力——內容。與此同時,在尚未取得《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和《互聯網視聽節目傳輸許可證》這兩大牌照的情況下,“靠提供新聞的互聯網信息服務平臺”而“裸奔”上市的趣頭條,將面臨隨時被行政處罰而“關門”的風險。

                      深陷侵權訴訟 股價腰斬

                      從資本市場的態度來看,走“農村包圍城市”道路的趣頭條上市首日暴漲后便迎來更大幅度的暴跌,正當人們還在觀望經歷了五次熔斷后的趣頭條股價時,不出意料,本周一也迎來了暴跌,跌幅達41%,股價一夜腰斬。

                     ▲趣頭條股價走勢

                    ▲趣頭條股價走勢

                      對此,有人認為,總股本不超過2.87億元的趣頭條此前是被背后莊家拉盤。因此,趣頭條的股價未來如何還不得而知,但有一個問題是顯而易見的,那就是短期炒作并不能掩蓋一個企業背后的隱患。

                      在趣頭條上市首日,一篇《趣頭條,200顆子彈送給你》的微信文章流傳甚廣。在該文章中,德恒律師事務所新法律師團隊律師徐凱以冒用新聞機構名義開設賬戶“搬運”了數百篇新聞作品為由將趣頭條告上法庭。值得注意的是,這已不是趣頭條第一次收到法院此類傳單。

                      早在6月初,北京朝陽法院公布的10起案件涉及趣頭條。徐凱稱,接下來,趣頭條將面對200件著作權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的案子。他分析稱,侵權平臺已形成慣用的套路:冒用機構名義開設賬戶,以網絡爬蟲抓取新聞機構的作品,事后推到網絡用戶身上,以“避風港原則”抗辯;同時定期刪除鏈接,以防被侵權人固定證據。

                      所謂“避風港原則”,是指美國在1998年制定的DMCA法案中規定,在發生著作侵權的情況下,當ISP(網絡服務提供商)只提供空間服務,并不制作網頁內容,如果ISP被告知侵權,則有刪除的義務,否則就被視為侵權。如果侵權內容既不在ISP的服務器上存儲,又沒有被告知哪些內容應該刪除,則ISP不承擔侵權責任。我國在2006年開始施行的《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中也對這一原則進行了吸收和立法。

                      然而,在該條款中,有兩個部分存在較大爭議,一是網絡中介服務商需被“告知侵權”,二是服務商不承擔侵權責任的前提是“必須不知道侵權的存在”。多數被侵權者會因為“告知”的流程復雜,較難得到答復而放棄維權,從而助長了侵權者的氣焰;而服務商是否“明知或應知”侵權作品的存在又較難界定,也讓服務商有了可乘之機。

                      市場不乏有聲音尖銳地指出,趣頭條實際上是“掛羊頭,賣狗肉”,做的是流量而非內容生意,至此,收割用戶流量似乎成了趣頭條的“原罪”。

                      中新經緯記者翻閱趣頭條招股說明書發現,作為一家資訊信息平臺,趣頭條的內容采購成本非常低,2016年甚至無采購成本,2017年采購成本也僅為2286萬元,僅占營收的4.4%,與高昂的銷售成本差距甚大,其版權形勢想必不容樂觀。對此,中新經緯試圖聯系趣頭條負責人,截至發稿尚未得到回應。

                    ▲趣頭條成本占比情況 截圖來源:趣頭條招股書

                    ▲趣頭條成本占比情況 截圖來源:趣頭條招股書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聞資訊界,冷冰冰的“牌照”可謂免死金牌,然而,趣頭條在尚未取得《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和《互聯網視聽節目傳輸許可證》這兩大牌照的情況下“裸奔”上市,意味著其將隨時面臨被行政處罰而“關門”的風險。

                      內容品質成發展天花板

                      隨著監管部門對網絡內容質量要求趨嚴,趣頭條已有諸多的前車之鑒。其中,某大型資訊平臺今年已多次被約談、處罰,并要求關停內容低俗的內涵段子。而趣頭條同樣也面臨同樣的問題。

                      據人民日報報道,目前國內資訊類APP內容上多以養生貼士、明星八卦、風水解夢等為主。“全是一些毫無營養沒有依據的假新聞”“有意義的文章太少,都是在濫竽充數”……翻看應用下載商店里的網友評價不難發現,“刷新聞賺現金”的推廣方式人氣雖高但點贊甚少。中新經緯記者打開趣頭條APP發現,泛濫的“黑五類廣告”隨處可見,如藥品、醫療器械、豐胸產品、減肥和增高產品等。

                    2頁 [1] [2] 下一頁 

                    趣頭條上市背后的3盆涼水:產品有硬傷 數據水分大

                    趣頭條上市套路深?上半年虧5億 用戶數真實性遭質疑

                    拼多多、趣頭條逆襲:騰訊的勝利和隱憂

                    趣頭條成豐胸減肥等黑五類廣告溫床 無證裸奔風險大

                    資訊拼多多?趣頭條不值得高估

                    搜索更多: 趣頭條






                    广东11选5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