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mkrot"><menuitem id="mkrot"><dl id="mkrot"></dl></menuitem></var>
  • <acronym id="mkrot"></acronym>

    1. <big id="mkrot"><strong id="mkrot"></strong></big>
    2. <big id="mkrot"><delect id="mkrot"></delect></big>
      <option id="mkrot"><xmp id="mkrot"></xmp></option>
      <output id="mkrot"></output>
      <mark id="mkrot"><ruby id="mkrot"><rp id="mkrot"></rp></ruby></mark>
      <big id="mkrot"><strong id="mkrot"><dl id="mkrot"></dl></strong></big>
    3. <mark id="mkrot"><ruby id="mkrot"></ruby></mark>
            1. <meter id="mkrot"><strong id="mkrot"></strong></meter>
              1. <var id="mkrot"><strong id="mkrot"><source id="mkrot"></source></strong></var>
                  1. <big id="mkrot"></big>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滴滴棄“子”:或將半投海外半轉酒旅

                      連續進入5個城市之后,滴滴外賣也踩下了剎車。按照原計劃,滴滴外賣首批將在全國九大城市上線,一個多月前,在即將進軍第6城濟南的前幾日,外賣計劃卻被突然叫停。

                      近日,據知情人士透露,除了維護當前已經開城的5個城市的外賣業務正常運轉,滴滴外賣已經停止在國內的擴張。此外,目前滴滴內部正在考察兩個方向,近千人的外賣團隊或將“兵分兩路”,一支團隊被調做外賣業務向海外市場的擴張,而另一部分則可能轉向酒旅新方向。

                      而這也意味著,滴滴或將和海外最大的競爭對手開始在打車和外賣業務上面的競爭。基于Uber的邏輯,涉足外賣領域的優勢在于,它能夠充分利用世界各地的200多萬Uber司機,在載客的同時,配送UberEats的外賣訂單。而巴西和墨西哥正是Uber除美國之外最大的市場。根據柏林消費者研究公司Dalia Research的數據,在墨西哥,Uber在2017年份占有87%的市場份額。

                      據了解,目前海外市場仍在調研階段,主要方向是巴西和墨西哥。該人士介紹,“滴滴的打車業務本來就在這兩個地方做的不錯,而且也設有分公司,更方便協調落地。”今年1月,滴滴宣布收購巴西本地最大共享出行企業99,3個月后,墨西哥成為滴滴在海外落地的第一站。對于酒旅新方向,該人士表示,“C端和B端的業務應該都會有。”

                      在另一位接近滴滴的人士看來,這些動作或許跟美團的暫時休戰有關。2017年12月滴滴外賣業務部被首次曝光,當時業內分析稱,正是因為美團打車業務的上線給滴滴造成了一定的危機感,滴滴才開始“反擊戰“,進軍外賣領域。

                      今年上半年,這場備受矚目的滴滴和美團之戰,圍繞著出行和外賣,顯示著中國互聯網小巨頭們對“次級流量入口”的爭奪已進入巷戰層級。

                      雙方一度打得你死我活。今年3月21日,在南京試點一年后的美團打車正式登陸上海,與滴滴正面交鋒。并在短短幾天時間內,宣稱拿下上海網約車市場的三分之一的份額。而另一邊,緊接著滴滴的外賣業務也于4月9日在無錫率先上線,并在當天宣布以33.4萬單,成為無錫市場份額第一的外賣平臺。

                      毫無疑問,雙方的對抗都以巨額的補貼為代價。根據美團的招股書顯示,美團打車在前四個月進入兩座城市的情況下,對網約車司機端的補貼成本高達9.76億。

                      美團在招股書里面明確表示:目前正在評估網約車可能給平臺帶來的協同價值,基于目前的市場情況,“預期不會進一步拓展此項目”。而據接近滴滴的人士透露,滴滴在外賣業務上的補貼也超過了10億元。

                      這些為滴滴外賣的暫停埋下了伏筆。在一位滴滴的員工看來,一方面因為美團的上市,外賣業務的反擊效果開始變得不太明顯,而另一方面因為快速燒錢,滴滴對于外賣業務的預算也所剩無幾。

                      “前幾個月的效果確實不錯,但是無法復制,那段時間是不計成本的燒錢,當時內部開玩笑,把快車賺的錢都扔進了外賣。后來補貼減少,騎手的數量也開始減少,沒有后繼之力。“據了解,在已經進入的5個城市里,目前滴滴外賣在的市場份額在20%左右。

                      但是對于滴滴外賣的有意轉向海外和酒旅新業務,上述員工也表示“不是很看好”。從美團的招股書來看,美團三大業務板塊中,餐飲外賣及到店、酒店及旅游為營收貢獻最大的兩個業務,2017年營收占比分別為62%和32%。而后者的毛利率更是高達88%。

                      不論是滴滴外賣,還是滴滴打車,雙方新業務的繁榮在補貼停止之后也迅速退潮。

                      據了解,因為擴張計劃的擱淺,滴滴外賣在各地的部分一線人員也選擇離開。原本從外地趕到上海的美團網約車司機因為覺得“這筆生意不再劃算”而相繼退出。

                      在雙方開戰伊始,一位行業人士對創業家&i黑馬分析,這場由兩家獨角獸主導的戰爭背后,是處在“死局和困局”中的壟斷者的焦慮。“你形成壟斷卻未實現大規模盈利之前,是最危險的時候;壟斷而沒有活力,是投資人最憂慮的事情。雙方開打,兩個看似走入死局的公司,不僅因此活過來,而且估值也上去了。”

                      昨日,美團正式登陸港交所,市值一度達4033億港元,成為繼BAT之后的中國第四大互聯網公司。而另一邊,對于仍處在整改期的滴滴來說,或許在走出輿論風口的同時也要開始尋求新的變量。

                      來源:i黑馬-王妍

                    男子因失信限坐飛機高鐵 花1萬多打滴滴稱被司機坑了

                    新華社批滴滴關聯機制濫權:人在吉林坐 訂單山東來

                    美團打車和滴滴外賣 暫時停戰

                    “滴滴式”家裝服務:共享工人服務專業性參差不齊

                    滴滴司機未及時確認到達致乘客多付200元 稱無法解決

                    搜索更多: 滴滴






                    广东11选5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