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mkrot"><menuitem id="mkrot"><dl id="mkrot"></dl></menuitem></var>
  • <acronym id="mkrot"></acronym>

    1. <big id="mkrot"><strong id="mkrot"></strong></big>
    2. <big id="mkrot"><delect id="mkrot"></delect></big>
      <option id="mkrot"><xmp id="mkrot"></xmp></option>
      <output id="mkrot"></output>
      <mark id="mkrot"><ruby id="mkrot"><rp id="mkrot"></rp></ruby></mark>
      <big id="mkrot"><strong id="mkrot"><dl id="mkrot"></dl></strong></big>
    3. <mark id="mkrot"><ruby id="mkrot"></ruby></mark>
            1. <meter id="mkrot"><strong id="mkrot"></strong></meter>
              1. <var id="mkrot"><strong id="mkrot"><source id="mkrot"></source></strong></var>
                  1. <big id="mkrot"></big>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電商法2019年起施行:刷單師還能繼續操控電商好評嗎

                      99購物節、中秋打折、十一大促、“雙11”……上一個電商促銷“剁手”的快遞還未拆開,新的購物節又吹響號角。就在消費者購物狂歡時,我國電商領域的第一部綜合性法律——《電子商務法》(以下簡稱“電商法”)在8月31日橫空出世,并將于2019年1月1日起施行。其中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不得以虛構交易、編造用戶評價等方式進行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欺騙、誤導消費者。

                      此條針對的,正是不久前頻頻登上微博熱搜的刷單師、差評師。“刷單”與“有償差評”近年來大行其道,已成網絡購物“毒瘤”。不少網店店主雇傭刷單師幫忙“刷單”,人為創造銷量和好評。自身好評率上升的同時,也讓同行的差評增多。于是,職業差評師應運而生。

                      這些“假好評”和“假差評”究竟是怎么被制造出來的?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

                      記者在QQ平臺輸入“網絡刷單”“淘寶兼職”關鍵詞,出現許多相關的群聊信息及廣告宣傳,“刷單兼職月賺上萬”的口號隨處可見。

                      記者加入一個“淘寶刷信譽”群后發現,管理員會主動聯系加群者,詢問其意向——作刷單人員兼職,還是作為賣家來購買刷單服務。若入群者未及時回復信息,就會被踢出群聊。

                      記者向管理員表示自己之前并無刷單經驗,對方稱:“培訓一天就能上手,團隊會給隊員新的身份信息。之后會群發刷單目標信息,直接用新賬號刷單即可。”為增加可信度,管理員展示了多張刷單成交訂單。

                      管理員隨后要求記者繳納98元入會培訓費,稱只有交費后才能正式接單。當記者提問“交了入會費會不會打水漂”后,管理員稱:“萬一你賺了錢就退群,就浪費了我們的培訓成本。如果你能介紹朋友加入,可以免去入會費。”

                      據一位刷單群中的“前輩”介紹,刷單賬號由團隊直接分配,這些賬號有的是二手回收的,有的是團隊找人低價注冊的。刷單師只需按照正常網購流程購買商品,在付款時選擇賣家代付款。接下來,刷單師會收到空包裹,再確認收貨給出好評即可。這樣“逼真”的購物流程,是為了躲避購物平臺對刷單的監測。

                      同樣,在QQ平臺搜索差評師,映入眼簾的是近400個名為“淘寶差評師”“職業差評師”的聊天群,人數從幾個人到近2000人不等。

                      記者加入了幾個人數規模較大的聊天群,并添加了3位管理員為好友,咨詢“如何成為差評師”。

                      首先,要繳納入會費。隨后,3位不同群的管理員提供了一致的“教程”:團隊會提供綁定支付寶的淘寶賬號,差評師在接到差評單時,只需登錄團隊賬號購買商品,再確認收貨給出評價即可。團隊會告知差評師如何寫差評、是否需要帶圖片等。一位管理員指出:淘寶后臺會鑒別買家的IP,如果IP地址一樣,差評就會被刪除,所以需要不同的差評師用不同的IP地址登錄,就算賬號是一樣的,也可以規避淘寶對評價的管控。

                      當記者提出電商法已出臺,擔心做差評師有法律風險時,3位管理員均表示讓記者“放寬心”。他們給出的理由是,“買東西給差評警察不管”“全國至少有上百萬人做這個,警察忙不過來”。

                      而后,記者發現還有售賣差評的。差評師會讓想買差評的網店賣家發商品鏈接,隨后開出價格。記者在淘寶上隨機找了一雙價值89元的女鞋鏈接,差評師給出的價格是:下架630元,封店850元。一條差評26元,20條起做,并稱5天左右即可完成。同樣的商品鏈接,另一位差評師給出不同的價格:差評一條15元,10單起做,商品下架收費460元。

                      據一位差評師介紹,具體操作上,他們會購買指定商品,自行墊付費用,等收到貨后再進行評價。而后采用售后退款的方式,讓賣家退錢。若賣家不同意,他們就會投訴維權,強迫賣家退款。

                      經記者在多個差評群調查發現,差評的重要買方市場,恰恰是這些受到傷害的淘寶賣家——也許他們在花錢買差評時,也在被“同行”以同樣的手段“報復”。甚至有店家在微博上疾呼,刷單、差評開支過大,新店已不堪重負。

                      不論是刷單師還是差評師,其網絡招募人手套路基本相似,諸多應聘者可能在沒有去“騙”別人之前,就被騙了錢財。

                      記者聯系到一名曾做過兼職刷單的大學生小楊(化名)。他表示,雖然通過刷單賺了零花錢,但目前這個行業的確存在大量騙局。當問到他為什么冒著被騙的風險去賺錢時,小楊稱:“雖然刷單不太光彩,但能靈活安排空余時間賺生活費,減輕家庭經濟負擔”。

                      被問到是否認為刷單行為違法時,小楊回答:“我們只是賺點零花錢,金額不大。我感覺法律條文的規定離自己挺遠的。”

                      河南新鄉學院大一輔導員劉老師向記者反映,開學伊始,刷單、差評兼職人員會把目標轉向大一新生,校方也會通過講座重點強調,但還是會有學生上當受騙。

                      法律真的離刷單、差評“挺遠的”嗎?

                      已有法律對刷單、差評做出“違法”的界定。如《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十四條:經營者利用廣告或者其他方法,對商品作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的,監督檢查部門應當責令停止違法行為,消除影響,可以根據情節處以1萬元以上20萬元以下的罰款……但刷單師和差評師團隊,通過更換不同IP、賬號等方式,將違法行為偽裝成正常消費,導致受害商家和消費者不容易抓住違法者的證據。

                      電商法施行后,是否能限制此種不誠信行為的猖獗?北京京安律師事務所楊德偉律師認為,是否能真正消除虛假評價,關鍵在于電商經營平臺的執行。電商法的作用,就是對平臺經營者起到更大的法律震懾,去敦促平臺通過技術等手段,完善交易規則、建立健全評價體系。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田沐冉 實習生 暢靜 來源:中國青年報

                    健康貓疑設刷單騙局:有大學生負債百萬 體壇明星卷入

                    健康貓疑設刷單騙局25萬人受害:私教刷單拉人頭獲利

                    充值刷單成電信網絡詐騙典型騙術 微信詐騙增幅超2倍

                    健康貓APP刷單收益率15% 相隔2000公里還稱線下教學

                    電商平臺刷單屢禁不止:10元買100個贊1元買一條評論

                    搜索更多: 刷單






                    广东11选5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