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mkrot"><menuitem id="mkrot"><dl id="mkrot"></dl></menuitem></var>
  • <acronym id="mkrot"></acronym>

    1. <big id="mkrot"><strong id="mkrot"></strong></big>
    2. <big id="mkrot"><delect id="mkrot"></delect></big>
      <option id="mkrot"><xmp id="mkrot"></xmp></option>
      <output id="mkrot"></output>
      <mark id="mkrot"><ruby id="mkrot"><rp id="mkrot"></rp></ruby></mark>
      <big id="mkrot"><strong id="mkrot"><dl id="mkrot"></dl></strong></big>
    3. <mark id="mkrot"><ruby id="mkrot"></ruby></mark>
            1. <meter id="mkrot"><strong id="mkrot"></strong></meter>
              1. <var id="mkrot"><strong id="mkrot"><source id="mkrot"></source></strong></var>
                  1. <big id="mkrot"></big>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快手 拼多多 趣頭條 “下沉巨頭”崛起

                      在公司大樓看不見的地方,才是快手生活最舒適的土壤。

                      晚飯聚餐結束,掏出ViVo手機和朋友錄一發快手,而后相擁道別。回家路上,打開趣頭條,瀏覽一下算法按照喜好推送過來的新聞,分享到朋友圈,順便賺上幾塊錢。到家后躺在床上,用拼多多和親戚花12.6元拼40卷4層卷筒紙,賊劃算!

                      此時的五道口,剛剛加班結束的北漂們,正站在十字路口,手握還沒來得及換代的蘋果手機,因為滴滴被下線整改、打不到回自如出租屋的車而焦頭爛額。

                      在中國三四線城市和無數小鎮鄉村,一批憑借著低價低質、利益誘導和“土味文化”崛起的新興互聯網公司正在病毒式擴張。他們坐在三四線城市的金礦上,渴望向當今互聯網巨頭證明——

                      用戶、內容、價格和渠道的全面向下,才是未來最廣大的市場。

                      1.

                      2018年9月14日,趣頭條在美國納斯達克正式上市。

                      開盤僅兩分鐘,就因為股價大漲49%而暫停交易。上市首日,共5次觸發熔斷,收盤價15.97美元,上漲128.14%,市值達到45.9億美元。

                      趣頭條上市創下了多個記錄,它不僅是國內移動內容聚合第一股,也是赴美上市最快的中概股。從2016年成立到登陸納斯達克,趣頭條僅僅用了2年3個月。

                      每天有2100萬中國人會在這款軟件上消耗56分鐘生命。

                      趣頭條用他的上市和暴漲證明,得三四線者得天下。

                      把趣頭條一手帶到如今規模的人叫譚思亮,手握清華和中科院畢業證的他,在創辦趣頭條之前走的是一條標準的精英路線——

                      曾在雅虎、51和盛大任職,辭職后創辦了廣告公司,并很快以13.5億元高價被上市公司收購。

                      譚思亮拿到錢的這一年是2016年,此時,正是快手成功占領五道口,拼多多借助三四五線城市微信瘋狂擴張,下沉路徑的代表今日頭條全面爆發,外賣打車軟件瘋狂燒錢的一年。

                      手握十數億人民幣的譚思亮從他眼中所見的瘋狂市場中找到靈感:精英無法成為主宰。于是,迅速決定拉上盛大老同事李磊,開始了趣頭條的創業路。

                      譚思亮看清了從哪里和哪些人身上能賺到錢,并毫不猶豫地開始動手。可有趣的是,在他鎖定攬財目標的同時,他的獵物們也把他和他的趣頭條看作送錢菩薩。

                      趣頭條的廣告非常簡單直白,打開軟件就能收獲18元新人現金紅包,唯一的條件就是通過手機號碼注冊成為正式用戶。“白送”的18元對相當一部分人已經具有足夠吸引力,只不過,在他們用著自己略顯卡頓的千元安卓機注冊過后,發現真實到賬的現金只有1元。

                      1元也不嫌少,畢竟是白來的,在小鎮,生活成本真的不高。

                      更何況,趣頭條還有其他幫忙“賺錢”的辦法。

                      一個特別具有特色的方式就是收徒,每邀請一位新用戶,邀請人就成為了“師父”,而“徒弟”的入伙就會給師父帶來60元獎勵,并且可以當天提現。趣頭條還貼心地出招:分享到3個以上社交群,收徒成功幾率將提升200%。

                      后來,在《人民日報》的批評聲音下,趣頭條把“師徒關系”轉換成更為“平等”的好友關系,但內在機制沒有發生變化。諸如此類的“閱讀”“分享”“評論”就可以領金幣換現金的送錢規則,令每天有大把空閑時間的三四線中年婦女激情澎湃,積極享受著互通賺錢捷徑的快樂。

                      2.

                      讀著最愛的坊間秘聞、星聞八卦和心靈雞湯便能有收入,她們被趣頭條動員起來,出人意料地成為互聯網時代新主角。

                      在目標人群的畫像逐漸清晰的過程中,趣頭條也形成了“簡單、迅速”的公司執行文化,一大批來自天南地北的80后、90后不斷加入,在不到2年時間里,趣頭條從最開始創業時的不到50人,迅速發展為一家接近1000人規模的大公司。

                      在趣頭條內部,“勵志哥”的故事廣為流傳。

                      出生于河南小城、只有高中學歷的他,為餐館和工廠打工間隙自學編程,并通過自考拿到了大專文憑,在幾家互聯網公司積累了些實踐經驗后,應聘趣頭條時,面試官看中了他身上與趣頭條極其合拍的草根精神,于是這位95后的小鎮青年在趣頭條完成了某種意義上的自我升華。

                      拿到騰訊、小米投資的趣頭條,借助著補貼的戰略在2018年依舊呈現出一種迅猛的發展態勢。而騰訊為了增添一個對抗今日頭條的好幫手,不惜為趣頭條開放自己的入口,以“下沉”對抗“下沉”,無論結果怎樣,“趣頭條”都將是贏家之一。

                    2頁 [1] [2] 下一頁 

                    拼多多投資“蟲媽鄰里團” 入局社區拼團?

                    入駐拼多多 真維斯陷入“低價”怪圈

                    拼多多、趣頭條逆襲:騰訊的勝利和隱憂

                    拼多多悄然轉型 將成為新巨頭還是下一個聚美優品?

                    造物節證明了淘寶和拼多多的不同

                    搜索更多: 拼多多






                    广东11选5开奖记录